六合开奖结果|168现场开奖结果|731111开奖结果|4685本港台开奖结果

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4685本港台开奖结果 >

北海渔船沉没后续:出海捕鱼:与寂寞和风险为伴

时间:2019-09-29 19:50
  

  10月13日,两艘广西籍渔船在北部湾海域沉没,8人失踪。渔民卢成发父子三人及两名船员,抱着木板或泡沫箱,在巨浪滔天的海水中漂流了数十个小时,奇迹般生还(本报10月16日4版、10月17日7版曾作报道)。在叹惋逝去的生命、钦佩遇险渔民的毅力时,人们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从事海洋捞捕的渔民群体。这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,渔民不仅要忍受枯燥寂寞,还要面对恶劣气候的挑战,充满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。10月16日下午,记者来到北海市地角渔港,探访渔民的海上生活。

  “芭玛”台风刚过,在渔港内避风的渔民们又忙着整修网具、缆绳,将冰块、粮油、淡水等搬上船,准备当晚出海打鱼。

  渔民阿罗今年才22岁,但他已有着古铜色的皮肤和满是老茧的手掌。阿罗说,他16岁初中毕业后就随父亲出海打鱼,如今已有六年的“海龄”。说起自己的第一次出海经历,阿罗说,尽管自己从小在海边长大,出海前还在近海钓过鱼,但真正出海还是晕船,当时胃里的东西全吐光了还在吐。出海五天,他几乎颗米未进,靠吃船上带的水果熬了过来。克服晕船,是成为一个渔民的“第一关”。

  阿罗所在的渔船也打算当晚出海,船上其他渔民正忙着把宰好的鸡鸭、青菜往冰库里搬。虽然出海时有刚捕获的新鲜鱼虾,阿罗说,真正值钱的海鲜,渔民是舍不得吃的。

  在阿罗的引导下,记者参观了他们的渔船。船舱约20平方米,里面潮湿且闷热,充斥着难闻的鱼腥味和柴油味。厨房、餐厅、卧室就在这么个狭小的船舱内。

  出海捕捞是单调而枯燥的,阿罗说,除了下网收网,只能睡觉。渔民的床都是一个一个的小格子,镶嵌在船舱的两侧,每个小格子长约2米,宽1米,约半米高,每个格子都用推拉的木门封闭起来。因为空间有限,每个格子还要挤两个人。阿罗说,这种小格子,除了节省空间,还有一个好处,就是不管浪多大,船怎么晃,人都不会被摔下床。

  出海捕鱼几乎是全天候作业。阿罗说,渔船六个小时要下一次网,一天一夜是四网,下网的空隙时间,还得分拣鱼虾,只有累得实在熬不住了,才回船舱休息片刻。船舱里闷热无比,尽管每个小格子都装有一把摇头扇,可吹来的热风,丝毫不能让人感受到凉快。虽然环境恶劣,渔民都练就了超强的“睡功”,船舱内有难闻的鱼腥味、柴油味,而且船上马达轰鸣,但人累了,只要一躺下,很快就能入睡。

  出海一趟少则四五天,多则十来天。茫茫大海上,可以说说话的也就是船上的几个人,被平常人视为风景的大海与海浪,在渔民看来,根本没有什么美感。在船上,除了紧张的工作就是枯燥的生活。阿罗说,闲下来的大多数时间,他都会点上一支烟:“我一天要抽两包,闲得发慌。”

  与阿罗同在一条船上打工的刘兴民今年26岁,河池大化人。已有两年出海经历的刘兴民告诉记者,自己刚出海时,什么都好奇,没事就喜欢在甲板上吹海风,就连打上来的每一条鱼都要好好看上一眼。但时间一长就厌倦了。现在空闲时,除了睡觉,他宁愿一个人坐在甲板上发愣想家。

  刘兴民给记者打了个比方茫茫的大海中,渔船就如同一片叶子,人就如同一粒沙。

  已有20多年出海经历的渔民苏业全告诉记者,海上的危险不外乎两种,一是大风大浪,再者就是海上的碰撞。

  海上作业风险大,一旦遇到强台风等灾害,就可能船毁人亡。渔民们格外关注天气预报。苏业全说,20多年前出海时,渔船动力小,没有任何通讯设备,观风察浪只能凭经验,遇上大风浪,只能听天由命,出海多年,他见到太多的家庭支离破碎。如今渔船上都装有船载电台,天气稍有变化,可以通过电台得知,从而就近避风。

  苏业全见多了大风大浪,都有惊无险,不过去年海上的一次碰撞,至今想起仍让他吓出一身冷汗。那天晚上,苏业全的渔船在海面抛锚停留,一艘运煤船却直直地朝他们开过来,可能是由于运煤船上的人睡着了,根本没注意到渔船。情急之下,苏业全拉响警报,并用强光灯朝对方打信号,最后运煤船擦着渔船的船尾过去。化险为夷后,苏业全吓得瘫坐在甲板上。

  在海上,任何疏忽大意都有可能酿成悲剧。2006年8月,台风“派比安”逼近,当地政府早挂起了3号风球,要求渔船及渔民回港避风。但是,30余艘渔船仍心存侥幸冒险出海,渔民认为台风来临之前鱼最多,不料晚上退潮,渔船搁浅被困,险些酿成重大事故。

  2007年6月,北海市地角镇渔民朱起德出海打鱼时突遭风浪,他的小渔船被掀了个底朝天,他死命抓住船头的锚绳,无助地趴在被掀翻的渔船上。在海上漂浮9小时后,被北海海警支队救援回来。10月16日下午,记者联系朱起德的家人,被告知他出海去了,不过自从上次事故后,他已不敢再驾小渔船出海,现在在一艘大船上打工。其弟弟朱起英说,哥哥在海上漂浮9小时还能生还,是不幸中的万幸。

  被海风侵蚀的褐色皮肤,满是老茧的手掌和粗短有力的手指,成了出海渔民们共同的标记。“经常出海,身上的毛病太多了。”正值壮年的苏业全说,海上缺淡水,无法经常洗澡,海风侵蚀,皮肤自然易老;另外海面湿气重、工作又辛苦,老风湿、关节炎等是渔民们的“职业病”。

  海上的风浪,锻造了渔民们坚毅的性格,他们的脸上,更多的是波澜不惊的平静。告别时,阿罗一再邀请记者跟着出海捕鱼、吃海鲜。他的乐观,深深地感染了记者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文章